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介绍 > 企业历史
 企业历史
企业历史:

企业历史:

我公司创建于1906年,原名振新纱厂,是民族工业先驱荣德生先生创办的无锡历史上第一家纺织企业。至今已有年的发展历史。经过几代人的奋斗,企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纵观企业历史共有八次较大发展。

第一次:1913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欧洲各资本主义矛盾激烈,忙于大战准备,无暇顾及对我国民族工业的压榨,企业得到第一次大发展。这一年添置了英国制造的ASL纱锭18000多枚和1350千瓦发电机一台,沿河钢筋水泥三楼厂房一座,全厂人员增至558人,日产纱70余件(12.7吨)。

第二次: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1920年,增添1350千瓦发电机一座及锅炉设备,建办公楼办事厅、公房宿舍等。1932年兴办布厂,增添日本丰田布机252台,职工人数3000余人,成为纺织齐全厂。

第三次:1945年抗战胜利后。二次大战世界纺织普遍遭到摧残,纱布产品供不应求。我厂经营顺利,颇有盈余。增添7台立达粗纱,20台细纱改型,添400千瓦柴油发电机一台,建仓库、女工宿舍,办子弟小学,向瑞士订购二万纱锭,47年全厂纱锭接近3万锭。

第四次:建国后的一段时间。企业工人当家作主,积极性空前高涨,设备更新、技术改进,取得较大发展。期间,新建纺部5576平方米车间,新添1万纱锭,清花落卷、布机换梭自动化,涌现出章瑞英等一批全国劳模。C21s、4040府绸被评为全国第一名。

第五次:1978~1981年。孙朗清厂长在任期间,在全国率先开发生产中长、化纤产品,企业效益大大提高,每年利税均在1000万元以上。至1985年,企业发展成为有39424纱锭、10640线锭、516台布机,3085名职工。

第六次:1988~1990年。徐福明厂长在任期间,开发生产人造棉品种,企业年利润高达1500万元以上,建造了新纺部车间、教卫大楼、食堂,增添了5000锭FA502细纱机,形成5万纱锭。

第七次:1993~2007年。宁宁同志受命于危难之际,面对产品积压、效益亏损、资金枯竭的严峻形势,带领全厂员工在逆境中不畏艰难,奋力拼搏,短短的二年内,一举扭亏为盈。期间,公司坚持高起点引进、适应性改造的方针,致力装备结构优化,共投入一个多亿技改资金,装备更新取得历史性的突破,实现了无结无疵化,提高了织机无梭化率,形成了从前到后2.5万纱锭的精品生产能力。通过实施精品优势定位,差异化错位竞争,形成了一批有市场影响力的优势客户群体,优化了市场结构。组织开发了以绿色环保、高支绉布、各类精密纺针织纱和特色纱线为代表的新品精品,与高档纺织接轨,优化了品种结构,扩大了优势产品的市场份额。年销售收入从1.6亿元上升到3.3亿元,实现翻番,利税1500万元以上。还清银行贷款,还清职工债券,在企业发展史上是技改投入最大的15年,产品质量最好的15年,产品档次最高的15年,市场竞争力最强的15年。

第八次:2008年~今。企业经历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革新,完成了市委、市政府下达的退城进园和企业改革以及新厂建设的历史性任务。

经过洗礼的企业,生机勃勃,主营业务优势突出,管理模式和用工、分配机制先进,一个产能达7万纱锭,各生产要素、流程布局合理、厂区整洁有序的新企业,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新厂建设期间,引入新型纺纱技术紧密纺,目前已达3万锭。全面采用国内新技术的带有自调匀整装置的FA326并条机,国内最新的悬锭式大卷装变频控制FA458粗纱机,具有国内一流先进水平FA506细纱机,国际一流先进技术的自动络筒这些技术改进大大的促进了产品质量升档升级。高品位的质量使我公司产品成为国内外高档针织服装、家纺服饰品牌的首选纱线和面料。公司从2006年~2011年持续被评为中国纺织行业竞争力500强,2010年球鹤牌TR32S、40S、45S针织用纱又荣获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授予2009~2010年度针织用纱用户信得过产品,成为中国纤维素纤维纺织生产技术的领先者。

然而,在百年发展中我们也经过几次重大挫折。一次是在1927~1930、1935~1936这二个时期中,因洋布充斥中国市场,加上花贵纱贱,企业经营不善,振新厂二次停工。一次是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使企业遭受严重的挫折和损失,管理制度一度取消,全厂组织机构一度瘫痪,造成生产混乱,效益下降。一次是1991~1993年,由于自强不力,自我发展意识不强,产品调整滞缓,质量下降,资金枯竭,濒临倒闭,被列入全市特困企业。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纵观企业百年变迁,我们得到深刻的启迪:产品决定前途,效益决定成败,质量决定命运,素质决定兴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让我们从历史经验中挖掘具体、丰富的内涵,吸取精髓,发扬企业精神,营造企业文化,践行企业价值观,与时俱进,争创市场竞争新优势,再创企业新业绩。

 

天天中彩票观望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